天使动漫论坛

今年花落颜色改,明年花开复谁在?

您尚未登录。

#1 2015-05-08 20:19

sryidk
- 非官方旁白 -
组别: 管理员
注册: 2015-03-11
来自: 呪われた島
帖子: 1,215
主题: 52
财富: 76天使币
Twitter:@sryidk Miss you(超过一周未在论坛发表帖子) 兔叔(珍贵的兔叔成就)
#1 sryidk
2015-05-08 20:19

[试译]罗德斯岛战记 誓约的宝冠~序章~3

罗德斯岛战记誓约的宝冠
~序章~
3

弗雷姆新即位的国王迪亚兹企图征服罗德斯的消息,也传到了统治暗黑之岛的马莫王国。

弗雷姆曾经是马莫的宗主国,两国之间有着千丝万缕的亲缘关系。

但是,弗雷姆势力最盛的风之民却与马莫王室出身的炎之民有过数百年的战争历史。在炎之民看来,自己就像是被从故乡风与炎之沙漠放逐到了马莫的想法已经根深蒂固。另外,弗雷姆依然把马莫当成自己的属国来对待的情况仍不在少数,在公开场合让马莫蒙羞的事件也时有发生。

然而,马莫王国所拥有的暗黑之力,时至今日依然让罗德斯本土心有余悸。虽然数量有所减少,但是暗黑之森中仍旧居住着统领赤肌鬼、狗头鬼等妖魔的黑妖精一族。暗黑神法拉利斯的神殿也被恢复重建,其信徒也绝不在少数。

不仅仅是暗黑之力,马莫也有森之妖精与矮人的集落。

被称为暗之导师的巴古纳德从亚拉尼亚贤者学院所夺走的书籍和魔法宝物,也于马莫被发现。贤者学院也得以在此重建,培养了大量优秀的魔法师人才。

虽然是面积狭小、土地瘠薄的贫弱国家,但是马莫的军事力量却绝不容小觑。

然而,现在马莫的王室却因为国王暴卒与选任后继者的问题,而陷入了动荡之中。

在马莫王城温蒂斯,一场以王室为首、召集了王国各权威人士,关系国家命运的重要会议召开了——

离线

    赞 +0

#2 2015-05-08 20:25

sryidk
- 非官方旁白 -
组别: 管理员
注册: 2015-03-11
来自: 呪われた島
帖子: 1,215
主题: 52
财富: 76天使币
Twitter:@sryidk Miss you(超过一周未在论坛发表帖子) 兔叔(珍贵的兔叔成就)
#2 sryidk
2015-05-08 20:25

Re: [试译]罗德斯岛战记 誓约的宝冠~序章~3

马莫王国的第二王子阿尔舍站在王座旁,环视着大厅中的众人。

掩饰不住焦躁不安的情绪,阿尔舍单手搭在王座上,身体微微地颤抖着。

“冷静下来。”

一旁的女性向阿尔舍责备道。她是在四名王子与三名公主中,最为年长的第一公主罗莎。

缓缓的黑色卷发落在纯白色的神官服上,额上佩戴着装饰着玛法圣印的吊坠。

罗莎正在建于王城地底的大地母神玛法神殿中进行修行。将要成为司祭的她,被寄希望于净化那一片有着破坏女神之石像,因终末之门被打开后而被污染的不洁之地。

“成为弗雷姆新王的迪亚兹,向我们发来了进攻卡诺的督促信。一方面,从卡诺国王那里也发来了迅速决定后继者,并戴上誓约的王冠,加入同盟军的请求。”

担任马莫王国宫廷魔法师的塞利尔斯以平铺直叙的语调,读完了来自两国的信函。

“父王指定的王位继承人是兄长。可是兄长却突然出走,进了法拉利斯的神殿一去不复返了是吧?”

阿尔舍一脸不愉快地说着,并像是在征求同意一般环视着宫廷。

“克雷德大哥可是有抛下一句‘之后就交给你们了’喔……”

第三公主碧娜哧哧地偷笑道。今年16岁的她身着华美的礼服,一头艳丽的黑发高高地向上盘起。

“真像大哥的作风。”

“是啊……”

阿尔舍也只有点头。

身为第一王子的克雷德,从小时候起就个性自由奔放。虽然性格温良,但却经常把“王城的生活太过拘束”的话挂在嘴边。

父亲一死,克雷德马上就留下一张写有“我过随心所欲的生活去了”的字条,出走去了法拉利斯的神殿。

“虽说我们国家认可法拉利斯信仰,可是王室成员也成为神官什么的,真不知道传到罗德斯本土那边会被别人怎么说……”

阿尔舍叹了口气。

“这也算是符合我们马莫王室的作风,不挺好的吗?曾祖母妮丝不但让大地母神降临,也让破坏女神卡蒂丝降临过人世。马莫王室体内流淌着的可不仅仅是神圣的血液。”

第二公主艾丽莎抱着胳膊说道。

她平时总是男装打扮,现在身着一身漆黑的盔甲。自小就喜欢武艺的她,十二岁成为骑士侍从,经过三年修行后正式授勋,现在的身份是马莫骑士团黑龙队的队长。当然,被选为队长一方面是因其公主的身份,但也有传闻说只要是她的命令,强者如云的黑龙队骑士们就算是奉上生命也在所不惜。

“既然大哥都已经放弃了王位继承权,那正式的继承权就落到二哥你身上了不是吗?首先,还有请你做个表态吧。”

以沉稳的语调发言的是第三王子扎耶德。他身着沙漠之民的传统服装,佩戴着曲刀。

他现在是从弗雷姆移居到马莫的沙漠之民的年轻首领。风之部族和炎之部族在马莫被合并成了一个整体。理由是因为其人数还没有多到需要分别开来的程度。

“我这不正头疼着吗……”

阿尔舍毫不掩饰地说道。

“有什么见解的话,你先说不就好了?”

“是吗?那我就不客气了……”

扎耶德静静地点了点头,深吸了一口气,以平稳的声音开始陈述自己的主张。

“应该与弗雷姆结盟,进攻卡诺。这就是我的想法。理由如下。首先,以我们王室为首,上级骑士中的多数也都是沙漠之民出身,在弗雷姆的血缘亲属众多。其次,也是更为主要的理由,是因为这场战争的胜利将属于弗雷姆。弗雷姆现在的国力、军事力均已经远远超过了其他所有国家的总和。如果我们从同盟军的背后发动突袭,进攻卡诺,那么就可以进一步确定弗雷姆的胜利。我认为,除了和弗雷姆联手,再无其他能够让我们马莫存续下去的方法。”

扎耶德结束发言之后,就像是在催促着反对的声音一般,向着王座周围的王室成员们环视了一圈。

“弗雷姆的新王破弃了百年前的宣言,企图挑起战乱。这是对正义的亵渎!”

年纪最小的第四王子赖尔似乎已经忍无可忍,高声反驳道。现在还在变声期的他,声音显得有些沙哑。

“还有其他意见吗?”

扎耶德并没有回应弟弟,而是转向寻求其他人的意见。

“我的意见怎么说?”

“不用回答也知道,你的主张毫无疑问是正确的。如果要重视正义,我们加入同盟军,和弗雷姆一战就是了——能先做好亡国的觉悟的话。”

“怎么可能亡国!正义必胜!”

听到赖尔奋力的发言,大厅里传出了众人不禁的失笑声。

“正义必胜。这也没错。为什么这么说,那是因为胜者一定会标榜自己是正义的吧。”

“不是这个意思!”

赖尔以他所能发出最大的音量反驳道。

“两个人,都先给我静下来。”

争执被阿尔舍以焦躁的语气打断了。

“塞利尔斯,你怎么看?”

阿尔舍试着向从小就是至交的宫廷魔法师征求意见。

“也是呢。虽然和扎耶德殿下所表达的有些不同,不过说到头就是看各位所重视的是什么吧。站在我的职责立场上来说,我所重视的就是马莫王国和王室的存续。为了实现这一点,我认为联手弗雷姆,进攻卡诺是正确的。只是即便弗雷姆取胜,对我国也没有任何好处。比方说,就算是我们占领了卡诺,弗雷姆也不可能认同将卡诺划为我国领土。到时候迪亚兹应该会和马莫建国时一样,将我国作为其属地吧。”

“这是没办法的事呢。毕竟弗雷姆的新国王是以统一罗德斯为目标的。万幸的是,这座暗黑之岛对统治者来说是个棘手的地方。拜其所赐,我们王室应该可以存续下去。”

扎耶德面无表情地说道。

“从不至于亡国灭种这点来看,确实是正确的呢。”

宫廷魔法师耸了耸肩。

“置独立自主于不顾,也要和弗雷姆联手吗?”

赖尔抗议道。

“这是在对战力与国力进行比较之后的判断。”

扎耶德笑着回答了弟弟之后,将头转向了阿尔舍。

“父王突然驾崩,我们马莫王国没有了头顶誓约的王冠之人这一点,难道不也是让我们与弗雷姆联手的天意吗?”

“把父王的的死说成是天意,也太不慎重了吧?说起来,天意什么的,本来就是没有任何根据的东西不是吗?”

赖尔再度发出了抗议之声。

“我对我的发言不慎道歉。关于天意,当然也是没有任何根据的。但是,出现判断困难的时候,把其实并无关联的事物联系起来,交由其去做出判断却也往往意想不到的方便。至少,说服起属臣和人民就会变得轻松许多。”

“扎耶德兄长总是这样满口大道理!”

“就算是有道理,也未必总能让人信服。然而如果是没有道理的事要让人信服的话,那可是难上加难呢。”

“都给我到此为止。”

阿尔舍再次制止了弟弟们的争执。

“其他人还有什么意见吗?这可是决定马莫王国的头等大事。有什么想法都不用客气,直接说就是。”

“那么 ……”

靠在墙上的一名娇小的女性,举起了一只手向前走了过来。富有光泽的栗色头发中露出的尖尖的耳梢,宣告着其半妖精的身份。据说已有一百二十岁的她,至今仍留有少女的气息。

“莉芙大人……”

阿尔舍连忙端正了自己的姿势。不知为何每次和她交谈时,阿尔舍总会如此。

莉芙曾从马莫的初代国王史帕克那里,获得了“国王的友人”的称号。也有过其曾是国王妾妃的传闻。她以人质和监视人的双重身份,平时生活在暗黑之森的黑妖精集落里。但是其行动并未受到限制,可以自由出入集落。她经常在马莫境内各处巡游,有时也会远行至罗德斯本岛。

“我就以初代国王史帕克的友人的身份说了吧。如果现在那家伙坐在这个王座上,毫无疑问会下定决心和弗雷姆一战,接下去肯定又会遇到什么倒霉事来续写他的不幸传说。”

“如果建国王真的是如传闻中所说,无疑会做出如你所说的决定。”

阿尔舍一边回忆着关于初代马莫国王的传说,一边朝莉芙点了点头。

“不过,史帕克现在并不在这里。所以做出决定的还是你们。我也只不过是把想说的话说了出来而已。”

“不,建国之志也是非常重要的。”

阿尔舍郑重地回答了莉芙之后,转向了各妖精族的长老们。

“妖精、黑妖精、矮人的诸位长老,你们又是怎么想的呢?”

“我们妖精无意干涉人类间的战争。只不过罗德斯才渡过存亡危机仅仅一百余年,就又要重燃战火,我们对此表示遗憾,仅此而已。”

“在您看来也许只是一眨眼的短暂年月,但对我们人类而言,却已经经历了数次的世代更迭。关于这点也希望您能理解。”

“尽力而为。”

光之森的妖精族长冷冷地回应道。

“我等矮人族也是一样的想法。”

大约二十年前,从弗雷贝手中继承了铁之王一位的格里特抚着长须说道。

“了解了。”

和预想中一样的回答。

如果是遭到来自他国的入侵,妖精们也许还会出手相助。但是,这次的战争却并非如此。

“不管战争发生在哪里,我们都会率领妖魔参战喔。因为最近赤肌鬼和狗头鬼的数量太多,食人鬼们也有点吃腻了嘛。”

黑妖精族的族长,从建国起就住在这座王城的洁妮雅说道。

虽然她和莉芙一样都是处于人质的立场,但其行动也没有受到限制。而且想要对身为精灵使、又擅长于隐秘行动的她进行限制,本身就是一件不现实的事。

智谋兼备的她对历代马莫的国王而言,都是重要的参谋者。

“非常感谢。决定出征时,还麻烦您了。”

阿尔舍向洁妮雅郑重地行了一礼。与她说话时也和面对莉芙一样,不由得会紧张起来。

“各神殿的司祭们有什么意见吗?”

“汝只需遵从自己的欲望就好。”

法拉利斯的宫廷司祭摆出一副除此之外不会再有其他答案的表情,苦笑着以教义回答道。

“我们不会对非自卫的战争伸出援手。”

大姐罗莎也按照玛法的教义回答道。

“我们神殿,会率领神官战士团同行参战。给马莫王国和王室以麦里的加护。”

麦里神殿的宫廷司祭举起仪式用的战锤做了宣言。

“那么,请问阿尔舍大人的决定是?”

宫廷魔法师塞利尔斯以严肃的表情询问道。

众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阿尔舍的身上。

“诸位,如果都认同我作为马莫国王的身份的话……”

阿尔舍以这么一句话作为开场白,调整了一下呼吸继续说道。

“我打算戴上誓约的王冠。光并不总代表正义,暗也并非都是邪恶。推翻定则也未必一定就是恶行。但是,对这样的行为处以惩罚,是马莫的国策。对于颠覆了初代国王史帕克亲自参加的会议的誓约、破碎了千年和平之梦的弗雷姆国王迪亚兹,我绝不与其同流合污。”

阿尔舍讲完这席话,大厅中开始响起了众人的掌声。

这也是马莫王国第四代国王诞生的瞬间。

戴冠式随即就于当场举行,阿尔舍将誓约的王冠戴上额头,坐到了王座之上。

“远征军就由我,以及艾丽莎率领吧。然后再加上萨鲁巴顿伯爵的海军。”

扎耶德在陈述完恭贺新国王继任的一番祝词后,如此说道。

“难道不是该由我亲征吗?”

“陛下还请先以新王的身份,安定好国家。”

扎耶德这么说完后,转向宫廷魔法师,朝对方点头示了一下意。

“确实如扎耶德殿下所说,当下陛下应该巡视马莫全岛,将自己作为新王即位这一事实诏告全国。”

塞利尔斯也以点头回应了扎耶德,对着新任国王阿尔舍说道。

“得赶紧选拔王妃候选人了呢。都迫不及待想看到第五代国王的样子喽。”

建国王的友人莉芙嗤嗤地笑着说道。

“还、还太早了!”

阿尔舍慌张地摇着头。

“不算早吧?”

“这场战争结束、马莫王国得以存续下去之后,我会考虑的。”

新国王一脸无奈地回答莉芙。

“会让国家存续下去的。”

扎耶德以一副像是在盘算着什么的表情,将视线投向了弟弟赖尔。

“脸变得真快啊。”

赖尔的言辞中溢满了讽刺之意。

“要提什么意见照着自己的想法说就好了。但是,一旦决定下来,也就只有遵从两个字了。要是因露出不满的表情而被猜疑心怀谋反之意,最终遭致杀身之祸也说不定。毕竟这就是王族啊。”

赖尔反驳道——

“至少在马莫的王室,没这回事。”

“也是呢。在这样的国家成为国王,也只有受苦的命……”

扎耶德平静地说道。

“受苦的,不仅仅只有国王吧。”

“这可是大实话。因为虽然国王的决定是要遵从,但是与弗雷姆的战争没有胜算这份主张我也没打算更改啊。”

“只有做好觉悟,背水一战了不是吗?”

“我可是最讨厌失败的。你不是说正义必胜吗?那就好好担起自己说过的话的责任吧。虽然情非所愿,不过要在与弗雷姆的战争中取胜,也只有靠它了。”

“我会担起责任的。所以,要交给我的任务是?”

“你要做的是,去寻找罗德斯之骑士……”

扎耶德在弟弟的耳边悄声说道。

“一直以来都流传着这样的传说,如果战乱的时代重新降临到这座岛,罗德斯之骑士一定会再度现身。”

“当然知道。因为罗德斯之骑士是我所憧憬的英雄……”

在马莫王城的一间会客间中,就挂有罗德斯之骑士帕恩与偎依在其身旁永远之少女的肖像画。

在建国王史帕克与王妃妮丝落入“终末”的那段时期,帕恩留在了马莫。两人的肖像画,就是由当时出入宫廷的画师征得两人的同意后绘制的。

从小时候起,赖尔就为这幅肖像画所倾迷。并通过口授和书籍学习关于罗德斯之骑士的传说。

赖尔自信,只要是关于罗德斯之骑士的传说,就算是宫廷魔法师的塞利尔斯或是被公认为博学的哥哥扎耶德也不会比自己知道的更详细。

在罗德斯的历史中,帕恩也是屈指可数的英雄。几度有过在国王手下从事的机会,甚至也成有过成为国王的机会,但他的追求却不在于此。作为自由骑士,他的一生都在为自己所坚信的正义和罗德斯的和平而尽力。

罗德斯之骑士的存在,对当时的国王们应该是一种威胁吧。因为只要是他的号召,罗德斯的民众就一定会响应。

在那场因千年之和平而为人所传颂,六王集体戴上誓约的王冠的会议之后,帕恩就从历史的舞台上消失了。据当时的人们说,那是因为他认为自己已经完成了应尽的使命。

在不归之森的深处,与永远之少女蒂德莉特两人幸福地厮守终生,则是关于罗德斯之骑士帕恩的传说的结局。

“但是,罗德斯之骑士已经早已成为故人,就算去找也不可能遇到。依靠传说什么的,真不像是兄长的作风。”

“天意也好,传说也好,能利用的东西,不管是什么都利用起来。这难道,不正是我的作风吗……”

扎耶德正色说道。

“不是我想说你什么,我当然知道帕恩阁下是注定一死的人类。但是,帕恩阁下身旁的那位女性则有所不同吧?”

“原来如此,我知道了!”

赖尔使劲地点了点头。

“就是说要去找出永远之少女蒂德莉特对吧?如果可以让她成为我们的同伴,也就昭示了正义是站在我们这一方的事实。这样一来不但可以提升同盟军的士气,还能让弗雷姆的骑士、士兵对战争本身心存疑虑。最重要的是那些知道罗德斯之骑士传说的民众,也都一定会积极响应我们吧。”

“这只能说是踏出了第一步……”

扎耶德模棱两可地回答道。

“寻找蒂德莉特,并把她带回来的任务就交给我了。有了罗德斯之骑士的名义,这场战争我们就必胜无疑。”

赖尔兴奋地说着。

“那就拜托了……”

扎耶德一边苦笑着,一边用手拍了拍弟弟的肩膀。

“因为要打赢这场战争,除此之外别无他法了啊。”

(未完待续)

离线

#3 2015-05-08 20:26

sryidk
- 非官方旁白 -
组别: 管理员
注册: 2015-03-11
来自: 呪われた島
帖子: 1,215
主题: 52
财富: 76天使币
Twitter:@sryidk Miss you(超过一周未在论坛发表帖子) 兔叔(珍贵的兔叔成就)

离线

#4 2015-05-12 10:15

迷失幻想
组别: 复苏
注册: 2015-04-17
帖子: 50
主题: 0
财富: 31天使币
Miss you(超过一周未在论坛发表帖子)
#4 迷失幻想
2015-05-12 10:15

Re: [试译]罗德斯岛战记 誓约的宝冠~序章~3

辛苦了

----------------------------------------------

已经忘记了自己曾经是谁,是叫这个名字,或者是叫那个名字
总之,能再一次看到天使,再一次有这些可爱的表情陪伴就好了

离线

#5 2015-05-18 14:04

lodossblue
组别: 复苏
注册: 2015-04-12
帖子: 24
主题: 2
财富: 23天使币
Miss you(超过一周未在论坛发表帖子)
#5 lodossblue
2015-05-18 14:04

Re: [试译]罗德斯岛战记 誓约的宝冠~序章~3

听到熟悉的名字始终有点感动呢,当龙的肉体消亡神的精神稀薄的时候,嘛。。。

离线

页脚